当前位置:<主页 > W漾生活 >「盲婚哑嫁」真的不好吗?在尼泊尔,结婚就是那幺简单 >

「盲婚哑嫁」真的不好吗?在尼泊尔,结婚就是那幺简单



    我一个月内在尼泊尔便出席了两个婚礼,两宗也是「闪电式」结婚,从新人互相认识、筹备婚礼、到礼成都只是一个星期左右。见识到尼泊尔传统的「盲婚哑嫁」,初时实在大为惊歎,但细想之下,却不禁让我深思结婚的真正意义。

    「盲婚哑嫁」真的不好吗?在尼泊尔,结婚就是那幺简单
    尼泊尔牧师的一对手,赐予了一个新人至高无上的保祐。photo credit: Pink Lee

    第一宗婚礼,是如我弟弟般的好朋友Amrit,Edventure Nepal儿童之家的院长。地震过后,当我和他在忙于Light on Nepal赈灾和打理儿童之家的事情时,他已不时跟我说:「我家人在迫我结婚。」初时我没有太在意,因为已听闻他家人迫婚好些年了,加上我们已忙得不可开交,心想他一旦要结婚,也等这些事项平息之后才办吧。

    怎料过不了数天,他已说:「不能再拖了,似乎我今次真的要结婚了。」我问:「怎样结?你连女朋友也没有呢。」他谑说让我帮他网上徵婚,我当然没有认真处理,过不了数天,他宣布:「我已挑选了我的未来妻子。」我又问:「怎样挑的?你会跟她相处一些时间才结婚吗?」他说:「只是从不同的照片挑选而已,已没有时间了,我会在4天之后结婚。」我瞪大眼睛,不敢相信这是事实,他无可奈何地说:「这就是人生了!」

    「盲婚哑嫁」真的不好吗?在尼泊尔,结婚就是那幺简单
    在尼泊尔传统婚礼中,新娘子(中)从头到眉都得低头,不可直视新郎以示尊重。photo credit: Pink Lee

    先解释一下Amrit为何会被「迫婚」,首先,他已经30岁了,在尼泊尔的传统,他已老早过了适婚年龄(男约为25岁,女约为22岁)。他是家中孻仔,家人等了又等,年年迫婚,他却因为儿童之家等慈善事务缠身,不断把结婚一事推迟。地震过后,不知是否因为家人顿感人生变化无常,要尽快完成未了的心愿,因此又再迫婚。加上其在韩国工作多年的哥哥刚巧回来了,一家人都在,因此他们都想尽快完成这多年心愿。

    Amrit最终决定「屈服」时,是出于对家人的责任,他说:「家人养我育我,这是他们想要的,我不可那幺自私,所以得妥协。」

    尼泊尔盛行盲婚哑嫁,当Amrit颔首后,家人便立即在亲戚圈中搜寻「口碑好」的待嫁女子让Amrit挑选,他挑选的準则就真的只是亲戚的评语和照片中人是否人合眼缘。然后,他们两家人便会会面,而这对未来新人则有10分钟的时间互相了解对方。对,你没看错,我也没有写错,就真的只是10分钟而已。

    「盲婚哑嫁」真的不好吗?在尼泊尔,结婚就是那幺简单
    仪式开始时,新娘子会绕着新郎洒水走一圈。photo credit: Pink Lee

    相信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也会问:「那岂不是很儿戏?10分钟又怎能知道对方真正的性格、有没有怪癖、有没有暗病、有没有体臭(笑!)等等。」完全正确。但这都不是他们在婚前需要考虑的,一旦身家地位匹配,两家人也同意,一切都不可以回头了。

    今天,我则出席了另一位朋友Gyani的婚礼,他是我的邻居(真的住在我隔壁啊),也是Edventure Nepal其中一位董事成员。他也是昨天晚上才告诉我他今天要结婚,不用解释,28岁的他,其故事也跟Amrit的如出一辙。

    「盲婚哑嫁」真的不好吗?在尼泊尔,结婚就是那幺简单
    在交换戒子后,一对新人会握手,而非如西方的亲吻(右为Amrit)。photo credit: Pink Lee

    看到他的妻子在礼成后要跟娘家分开,并跟Gyani回家时,她声泪俱下,也走不动了,要家人背着小走了一段路。我把自己代入她的角色,心想:「假若我21岁,从小到大在家人的庇荫下长大,在一星期之内家人就把我出嫁给这个我认识不到十分钟的男人。想到从此以后的一生一世,我都要跟这个陌生人生活,相信我即使不哭,内心也会惶恐不安。」

    不过,我得说,就是因为尼泊尔人这样的传统观念,造就了最「美好」的婚姻。听Amrit说,在婚前的十分钟对话,其妻子已对其提出的一切结婚前提唯命是从。婚后,本来陌生的两个人,迅即建立了紧密的联繫,丈夫的一切都成了妻子生命的全部。Amrit亦说,他已发誓会从一而忠,不会娶第二个妻子:「人家把女儿完全托付于我,我亦有感责任重大,所以绝不会辜负她。」

    「盲婚哑嫁」真的不好吗?在尼泊尔,结婚就是那幺简单
    婚礼中的祭坛摆满各称仪式中需要的物品,而一对新人则端坐桌上接受众人在他们额上点上染红的米粒作祝福。(右为Gyani)photo credit: Pink Lee

    在此先不讨论尼泊尔应否有自由恋爱和自由意志,甚幺算是「美好」的婚姻等,因这都很主观,而且都被谈论过千次万次了,我主要是想讚扬尼泊尔人简单淳朴的感情。在我多年认识不少尼泊尔人的经验,我感觉他们大都在感情上都心无旁骛,一旦结婚了,不管对方性格如何、身体健康状况可好、财政是否健全,都会从一而忠,除非是遇上有威胁生命安全的家庭暴力(甚至乎这样,他们也会忍耐),他们才会考虑放弃。

    这对于生长在女权高涨的现代社会的我来说,确实匪夷所思。还记得,有次在印度的瑜伽大学修读导师课程时,跟同组的中年印度男士因意见不合而争拗,其他印度女同学都默不作声,我则继续与他闹得面红耳赤。

    「盲婚哑嫁」真的不好吗?在尼泊尔,结婚就是那幺简单
    在尼泊尔,我的「饮衫」是一袭我也不懂怎幺穿的Sari,每次也要Tulasi(右,儿童之家大爱妈妈)出手相助。photo credit: Pink Lee

    对我而言,结婚都只是为了符合家人、社会、行政期望的手段,所以结婚并非两个人的事。如果真的只是两个人之间的事,我相信传统的婚姻制度于今时今日亦已不合时宜。至于现今婚姻的不同演化,如在欧洲流行的「合同制」,又或非正式的同居模式又如何?也有朋友喜欢如非洲部落的多夫多妻制,整个部落不分彼此,没有谁是属于谁,即使孩子也可视整个部落的人为父母。

    偶尔,我不禁忽发奇想:「如果我被迫盲婚哑嫁了,不知会是甚幺境况?」想必是悲哀收场!哈,毕竟我们都在不同的文化环境中长大,没有说哪种方法是好,哪种方法是坏。但我相信,每个人都有其各自的生活方法、轨迹和作用,无论採取任何一种生存之道,只要找到自己舒服的位置就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