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<主页 > B真生活 >张竹云凭热诚行中医路 >

张竹云凭热诚行中医路



    张竹云凭热诚行中医路(吉隆坡讯)“做任何事最重要的有热诚,你有热诚,就不会觉得困难,且还会很努力地去追根究底!”长得娇小玲珑的中医师张竹云笑容满脸,笃定地如是强调。这说的不单是她当年满腔热诚进修中医系,兜转不少;却不曾放弃,一花就花了8年才戴上四方帽,还有临床上遇到的奇难杂症,要花不少心思辨证推敲,犹如侦探办案;热诚、耐心和毅力等都不缺,才可能对症下药;药到病除,让患者眉开眼笑,这也是她觉得身为中医师“最好玩”的地方。1989年,她先在马来西亚中医学院攻读中医系,得先学习阴阳五行、五运六气、气血等等的中医概念和基础理论。她终于一一弄清楚其中的原理,时间一晃就是3年。当时,由于本地的中医师资不足,设备有限,影响中医系学生的学习。她听闻在中国深造的学长提及当地学习的情况,还鼓励有志学中医者到当地体验一番,而跃跃一试提出申请;并获得上海中医药大学的录取,惟学分无法转移。她破釜沉舟,重新来过,在异国开始另一段未知。适应力很强的她很快融入当地的生活节奏,丝毫不受异国的种种不顺影响,包括舍监“欺负”她们是新生,让她们住在面向西北风向的宿舍,在冬天饱受寒风刺骨的折腾。按她自个儿的说法是“求知欲很高,书虫一个,不理世事”。因此,当时若问她对上海有怎样的印象,她的答案只有“人多、交通工具多、建筑物多”,余者不太有印象,反之,她的另一个同学就无法适应,天天想家,很难过日子,要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缓和。同病不同治法中医强调整体观当张竹云提及在中国临床实习时,直言:“大开眼界”。因为当地的患者多如牛毛,奇难杂症也多而複杂,无论治疗或调理都要费很大的时间和心力,令她深感自己曾患过的荨麻疹不过是小儿科,她因此也学会更多的临床经验,尤善于皮肤科。她记得,教授老是重申的一句话:“皮肤病患者一定要戒口”,她在临床的体会也一样。从医多年以后,她的患者也跟着与她同声同气,彰现戒口对治皮肤病是关键,否则,病情必然反覆无常,更别提根治了。她觉得,人体是很複杂的动物,这可从临床上看出端倪,好比她曾运用苍耳子根治自己的荨麻疹,但用在其他患者身上不一定行得通,经过几次的调整,才将当事人治好。这也让她感到中医强调的辨证论治、整体观、辨病辨症等都是治病的主轴,缺一不可。出国读书的决定也带给张竹云另一番收获,即个人也有不少成长和改变。因为出国读书之前的她内向文静,不爱说话。可是,随着她在异国遇到一群台湾同学活泼好动,潜移默化之下,她开窍了。她不仅能够与人滔滔不绝,还知道怎样兼顾学业与玩乐,主动尝试各种活动,使留学生活充满多姿多彩。中药治癒荨麻疹致力学医15岁的张竹云受到荨麻疹的困扰,即使寻求皮肤专科医生治疗仍不果。她记得,医生没告诉她这病的来龙去脉,反而大泼冷水说她:“可能一辈子都是这个样子”,好不了的。这使她深受打击,心情恶劣。她的中学老师看到她身上有红疹,且闷闷不乐的样子,问她怎回事,她道出因由。正在修读中医课程的老师带她去草场找一种广东话俗称“粘头莽”,也就是中医称为“苍耳子”的种子类草药,用水煮来喝,有望减轻症状。因为苍耳子具有散风除湿,通窍止痛的作用,且善于消风止痒,对治皮肤病搔痒有很好的疗效。她不讳言,儘管当时不太愿意到骯髒的草场寻药,还是硬着头皮去找,不外是要治好病。但是她和老师在草场找了一遍没找到那草药,老师说,既然找不到鲜品,没关係,就到中药店买干品也行。然而她也没问清楚煮药的方法就去买药,自行煮了一小时,加点红糖调均服用。隔天起来,她发现皮肤上的红疹完全消失了,喜出望外。逾20年没复发她一直观察皮肤还有哪些变化,一天,两天,三天……时间都过了一週,皮肤不再出现红疹,心里却冒出“到底好了没有”的疑问。她当下决定再煮一次药服用,以跫固疗效,结果她就这样脱离荨麻疹的困扰,20余年来从没复发,当年2次的药费不过是马币1块钱,她开始对中药如何治病存下一点好奇。过后,张竹云仍有两次服用中药治病,病也快速痊癒的经验,令她更好奇到底中医怎样治病?怎会有这样奇妙的效果?为了寻求答案,她毅然选择修读中医系,渐渐发现其中的博大精深,浩翰无穷,并以此为志业。“我的家人觉得,虽然中医师在本地是冷门的工作,但我要读中医不是坏事,就去读吧。”临床实习常撞板反覆练习渐上手曾被《时代》杂誌选为“最有影响力的100个人”之一的麦尔坎.葛拉威尔(Malcolm Gladwell)有一本闻名于世的着作《异类》(Outliers:The Story of Success),提出“1万小时定律”(10,000 Hour Rule)或等于十年的时间。这说的是无论一个人要做甚幺,必须得累积至少一万小时的练习,因为大脑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消化和吸收,其所学的知识技能才成熟。当年的张竹云也许没花这幺长时间来练就针灸,但也确确花了不少时间来掌握这门知识技能,无非是她向来对“手作之事”如针灸、推拿等不在行,总要花费更长的时间才能掌握。这个过程难免吃了不少苦头,而能减少苦头的密诀还是“热诚”、“勤劳”、“努力”等。“我可应用各种方法如画图表、公仔等将理论背得滚瓜烂熟,但在临床实习时,老是撞板。比如练习扎针时,同学用针一刺就刺中欲刺的穴位,我还在找那穴位在哪,鸡手鸭脚。纵然如此,我觉得勤能补拙,只要自己肯努力,再怎幺不会的事都会在反覆练习下学上手。”她坦言,相反的,她的一些同学说不出某种中药或处方应该怎样运用才好,可是一旦身在临床时,动作灵巧,看诊针灸都很疾速到位,名符其实是手作型的人。Profile:道地吉隆坡人。籍贯福建永春。在4兄弟姐妹中排行第3。上海中医药大学毕业。嗜好旅行、集邮和阅读等。採访手记热诚是推动力这些日子以来,常常有人和我提起“热诚”两字,讨论这个字眼如何影响做事做人,这些人有老有少,其中一位长者问我,怎幺可以访写中医药这幺久?他知道我是门外人。我说只是想记录医师的临床经验,因为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这些年来,我的採访经验也证明本地确实也有医师的医术不比他国逊色,甚至更胜一筹。他们能有今天的成就也不缺“热诚”这个元素,不仅造福病者,也使自己有所提昇。在如斯过程中,我听过“张竹云医师”的事,即她如何协助成立义诊中心,却始终缘悭一面。某日,有位前辈要採访本地凉茶,希望也可访到中医师谈谈凉茶的保健功效,我建议她找张医师,因为后者既是医师,也有配伍和出售凉茶。前辈顺利访到张医师,但张医师对有人知道她的背景感到纳闷,因为她从不认识我,至我登门亮相揭盅之后。其实这与我爱和医师谈天有一定关连,谈天之中总会收集很多业者情报,一旦有需要时,就很快有着落。有时,我若说出要採访哪类题材时,知者都热心告知可找谁,帮我找联络电话,因为他或她在这方面学有专长或是经验丰富,这使我不单很快完成任务,且又可以认识一个新朋友,收获满满。/良医‧报导:黄秀仪‧2013.07.12